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



目的虽有,
却无路可循;
我们称之为路的,
无非是踌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