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乌合之众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乌合之众》读书笔记



1.历史告诉我们,自从文明赖以栖息的道德力量失去优势的那一刻起,那些被言之有理地称之为野蛮人的无意识残忍群体最终会导致其群体的解散。至今,文明仍仅由少量的知识贵族所创造并受其指导,文明的主人从来不是群从。群众仅在毁灭文明时才能发挥作用,而且他们的规则等同于野蛮人的阶段。

2.只有深刻洞悉群体心理,才能理解法律和制度对他们的约束是多么苍白无力;才能理解除了强给他们的意见之外,他们几乎没有能力提出自己的意见;而且要想领导他们,就不能以基于纯粹公理理论的规则条例来实现,而是要找出什么能给他们留下印象以及什么才能诱导他们。

3.群体在智力方面总是劣于其独立个体,但是从群体所引发的个体感受和行为的观点来看,根据不同的环境,群体可能会优于或劣于其个体。所有的这一切都取决于群体所暴露出来的暗藏的性质。

4.在群体中,个人利益很少能成为他们的强大动力,而对于独立个体而言,个人利益几乎就是他们行为的独有动机。在以群体的智力水平所无法理解的众多战争之中,指引着他们的确实不是一己之私。

5.各种观念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在群体的思想中建立根基,但是群体同样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摆脱它们。

6.如果一个人只是崇拜神明,那他算不上虔诚,但是当他为一项事业或者成为其思想和行为目标的人付出了全部心力,投入了所有的意愿以及全身心的狂热那他就是虔诚的。

7.所有宗教或政治信条的创始人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们都通过那些狂热的情绪极大地鼓舞了民众,而这些情绪则使得人们在崇拜中找到幸福,并且全们愿意助已准备好为他们的理想而献身。

8.对于社会而言,时间是唯一真正的创造者,同时也是唯一强大的毁灭者。而且,是时间让沙粒堆积成山,也是时间让地质时代的微小细胞变成人性的尊严。

9.如果一个人拥有随其意愿改变时间的魔力,那他便拥有了无数信徒像臣服于上帝一样对其俯首称臣的力量。

10.一个民话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其制度,就像他们不能选择自己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一样。制度和政府是种族发展的产物,它们并不是时代的造物主,而是时代造就了它们。如果要统治各个民族,就不能根据在某一时刻的思想,而是要依据决定它们服从于统治的性格特点。

11.一种政治体系的形成需要几个世纪,而要想改变这种体系则又需要几个世纪。制度并没有固有美德,就制度本身而言,它们没有好坏之分。

12.在每一个社会领域中,从最高等级到最低等级,只要一个人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便会迅速臣服于一位领袖之下。尤其是在群体中,无论是在其专业之内还是之外皮,大多数的人对任何事物都不具备清晰的理性思想。

思维导图



查看更多...

Tags: 乌合之众

分类:读书&想法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2